歡迎訪問 天津英華國際學校官方網站

HOME/學生天地

學生天地

標題 快樂地成就自我 日期 2015.03.27

【編者按:325日,“英華論劍”第九期如約舉行,講座嘉賓為旅行家、攝影家、作家——梁子;借此之機,由英華團總支、學生會主席汪立早、秘書長胡清源以及劍橋G1年級學生孫藝純、葛雨菲組成的小記者團對梁子女士進行了特別專訪】

 

快樂地成就自我

——記自由行者梁子在英華

 

/英華團總支、學生會主席  汪立早

 

準備多時的問題,心里藏著忐忑緊張,不知道這位十年間在非洲、阿富汗和印度進進出出;且在紀錄片上看起來氣場強大的“女漢子”會怎樣對待我們這群“小屁孩”。

然而當梁子老師帶條藍圍巾、穿件粉褂子笑盈盈地進了屋子,她的第一句話是在反駁他人對自己的介紹:“我可不是什么大人物!”隨后,她在會議室里轉了一圈,不想坐會議長桌,太約束;不想坐長沙發,太正式;于是她就和我們一起盤腿兒,在地毯上坐了下來。外面三月的陽光很給力,透過窗戶直照在我們這一圈人身上;而梁子老師一個半小時的講述也像這北方的太陽,暖和又直爽。

 

國家,每個國家經濟情況各不相同,而且國家貧富差距極大,有人們所想象的“貧困非洲”,也有人們所未知的“富有非洲”。梁子老師在后來的講座中也分享了她第一次去非洲,陰差陽錯住進了國王家族成員家里的經歷。洋房、奔馳、高學歷,這些“美國夢”都是這位酋長的現實生活,可見“非洲人生活到底如何”這一問題不能一概而論。

當然,梁子老師作為一個熱愛自然和土地的攝影家,關注點并不在非洲部分人的尊貴生活上,她進出非洲的十年間,落腳點總是在村落叢林,在最本真的非洲還被保留著的地方。雖說這一部分人的生活,就像我們的想象一樣貧瘠——沒有自來水和電、沒有必要的生活用品,食物也是令人瞠目的單一,但是這樣的非洲,也是需要用兩只眼睛看的。一只眼睛看到了表面上的貧瘠,但是另一只眼睛卻要捕捉里面的富足。在梁子老師分享的非洲生活中,有邊做一邊做泥罐兒一邊唱著歌的俾格米人后裔,有在紅海邊提奧村自己做零食吃的六歲姑娘,還有為了將來建立家庭,自己蓋起房子的獨臂南蘇丹人….這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訴著我們:“快樂不在錢”。梁子老師說:“生活是自己創造的,過的好不好在于自己怎樣選擇和發現?!蔽也逻@樣的感受大概正來源于梁子老師在非洲大陸時與單純的快樂的無數次相遇,而她身上散發出的快樂和正能量,是否也正是因為參透了這道理呢?因此,用兩只眼睛看這樣的非洲,一只看到了非洲的痛,另一只卻能看到,繞過痛,非洲很快樂。

其實說兩只眼睛“看”非洲有些不妥,因為梁子老師不止是“看”,而且是在“做”。她的“做”在我看來是在“生活”非洲。曾經有一張震驚世界的照片,相片里面是一個骨瘦嶙峋的非洲小孩,頭著地跪著,身后是等待著他死亡的禿鷲。這張照片除了震撼,帶來的還有爭議,有人不解:為什么攝影師凱爾文卡特選擇拍下照片而不是去解救這個孩子?這樣的爭議引起了對攝影師身份的討論,他們應該是冷眼旁觀的記錄觀察者還是愛心滿溢的幫助者?梁子老師作為行走在非洲村落的攝影師,雖很難遇見凱爾文卡特所遇見的那種臨界事件,但也經常遇見生活環境不盡如意的人們。那么梁子老師如何在觀察和救助之間做出抉擇? 對于這個問題,梁子老師對于“幫助者”這一角色是這樣說的:“沒有人有能力去做拯救者…我做我能做到的…記錄我看到的真實的非洲…至于別人看到了我的片子去不去幫助他們也不是我能說了算的事情?!钡桥c此同時,她也非??隙ǖ卣f:“我力所能及的我一定幫?!睆倪@樣的答案里,我覺得我看到的是一個“生活”非洲的梁子。她把自己的身份定義于觀察者和幫助者之外,她把自己看作所住村落里的一份子——去城里轉遍商店只為給提奧村的孩子買足球、把自己帶的藥分完只為幫村民治病。她在拍攝過程中所做的事從不是大救贖,只是小奉獻,只為了人與人之間的愛護,而不因為強者對弱勢的憐憫。當梁子老師的鏡頭不以局外人的冷酷與高傲對準這片土地的時候,也難怪這片非洲村落在她鏡頭下,雖然簡陋,但是簡陋得美麗快樂。

自由是我這大半生的追求

   “自由是我這大半生的追求”是梁子老師對“為什么去非洲?”這個問題的答案。梁子老師對自由、無拘無束的向往,似乎不是從去非洲才開始的,因為她與我們分享了這樣一個故事:當還在軍隊的時候,從老山戰斗回來,她被評為了十大英模之一。然而她發現她大大咧咧的性格似乎與這個高高在上的頭銜有些不投緣,每次她在街上做她向來喜歡的事情,比如喝酒吃烤肉時,她總能感到周圍異樣的目光,于是她主動要求去了西藏。從去西藏到闖非洲,自由是推動她一路行走的原因,但是正像梁子老師自己所說:“要獲得就得放棄”,在追求自由這條路上,她走得遠,但是并不平順。

   梁子老師和我們分享了一件她日常的無奈事:當她下午兩三點出現在街上的時候,總會有人看似熟絡地問一句:“下班啦?”,而她只能尷尬笑笑,然后回答:“沒…沒上班”。比這還尷尬的莫過于一群人聚會,有人問:“梁子,你在哪個單位上班???”梁子老師在和我們模仿她遇見這種事情的回答時,表情尷尬,盡量不張嘴,好像聲音被吞到肚子里了一樣地說:“沒…沒單位?!?SPAN lang=EN-US>60年代生的梁子老師所處的時代背景“公職為大”,遠沒有現在80、90后對于“不在體制內”這一件事的淡然。那么十幾年前,梁子老師就毅然決然辭去軍隊少校職位,雜志社總編助理和部門主任職位只為追求自由真可謂是顛覆傳統觀念,犧牲巨大,以至于到現在,這樣的放棄還留著副作用。

   放棄了舊生活,站在了通向自由和非洲的跑道起點線上,真正的艱辛才剛剛開始。在梁子老師的分享里,有一張照片是她在非洲叢林被小黑蟲咬得面目全非的胳膊;她說她在雨季里的非洲穿了整整兩個月的濕鞋濕衣服;她說她在一個不允許拍照的穆斯林村莊不得不停駐了一個月之久卻一無所獲……總之,當梁子老師給我們講述這些時,她語氣總是輕松歡快,但是透過這些故事和圖片,我們不難想象她一個人闖一片原始土地的艱辛困苦。然而梁子老師說她也覺得一路艱難,但是不覺得苦,只覺得幸福。因為踏上這片大陸尋找自己的夢想、尋找自由是她的意愿-…這種生活是自己的選擇,那么所有的艱辛以及自主的勞動,再苦也是甜。

   梁子老師對于自由之夢的追求,和她在追尋自由的路上“要收獲就得付出”的心態被林校長完美地總結為: “夢想引路,追隨內心,梁子用自己在全球各地行走的足跡連成一條完美的生命線…跟從內心,堅定夢想。堅持,忍耐!” 而對于梁子老師這種追尋自由的行動,林校長更是說,這是一種“在行走中重新認識自己”的體現。而與梁子老師相處的短暫一下午時光,讓我覺得自己似乎看到了一位自我認知明確,永遠行走在路上的梁子老師。

我叫“不緊張”

因為了解到梁子老師對于女性角色的長期關注,和她的鏡頭對勞動婦女的持久尊重,所以在采訪中我問到“您是女權主義么?”。然而在深入了解之后我才發覺到這個問題的淺薄之處:因為梁子老師絕不是一個能用任何一種“主義”來形容概括的人。

老師,可以是女士,還可以是姐姐。而在梁子老師的故事里,她還是一個和實際年齡不符、敢想敢做的青年人——第一次到萊索托的時候英文還不利索,當地語言更是什么都不會,但是敢直接就到村子里去;申請去塞拉利昂的時候,當地的十年內戰才剛剛結束,也沒有太多思索,她就一頭扎進了村寨。這樣的例子在一下午的講座里還多得是,無不展現著“不緊張”的梁子老師不強求和快樂第一的生活態度。在采訪里,當我們問道梁子老師的近期打算和今后目標,她說:“我沒有目標,就是順其自然…非洲五十多個國家,我怎么也跑不完,跑到哪算哪吧?!比绱搜哉Z,在我看來透露著梁子老師的快樂秘方:做好今天能做的每一件事,不為明天提前憂慮,因為其實明天順利與否取決于今天你想要如何度過。

采訪中梁子老師一句玩笑似的調侃也體現出了 “不緊張”的她對于生命的態度。她說: “我五天之后的目的地是法國,但就在今天德國A320客機卻在赴法的途中墜毀了,所以說未來的目標也真不是我能確定的?!?梁子老師說年輕時每當戰友去世都很傷心,但是慢慢經歷多了,便發現生離死別其實是一種很平常的人生狀態。她在講座中特別展示了一張照片——一個非洲村落兒童墓地。就是一片平地上插著一排排雜亂無章的小木棒。這樣的墓地,沒有墳包、沒有墓碑和墓志銘,風一吹就會消散,但也許這也正展現了人類對生命與死亡最原始的認識: 只要活過就是值得,所以就連死亡也不足以悲傷。

對于這個年紀的我們,似乎還無法理解這樣的生命認知。但是梁子老師所提倡的這種把今天的事情做好、永遠快樂的生活,不要用失落的明天懲罰今天憊懶的態度卻是值得我們學習實踐的。畢竟就像梁子老師自己所說:“我的生活雖然沒有計劃,但是我會過好每一天,做好每一件事。終有一天我回過頭來,會發現我竟然已經完成了這么多事情,過了這么多坎兒?!?SPAN lang=EN-US>

快樂地成就自我 

美好的時光總是分外短暫,我們就如同一株株成長中的禾苗亟待吸取自然的雨露和養分,被指引著,培育著,努力地向著陽光生長。梁子老師身上有很多值

 

 

得我們學習的東西,而“快樂”似乎是梁子老師所有優秀品質的源泉。所謂的快樂是追尋自己的心;是認真地過好今天,不要莫名的發愁明天;來自純真善良,天然所成,是精神上富足而非對金錢的追逐。而梁子老師的親身實例也向我們證明著,快樂與成就并不矛盾,所以我們何不先 “發現自己”,然后自愿地勞動、努力地、堅定地、快樂地成就自我?

左起:學生會主席汪立早、秘書長胡清源、梁子、劍橋G2年級孫藝純、葛雨菲

上一條 英華17慈善基金會活動倡議
下一條 輕松學習,快樂成長
2044彩票|手机app下载